名人小故事 - 名人故事作文素材参考!

分享到:

关羽千里走单骑

所在分类:名人故事集2015-7-13 11:22:15 人气:

  

  东汉末年,朝廷腐败,张角率农民起义,反抗朝廷,史称“黄巾”起义。此后,各路豪杰竞相拉帮结派,推翻朝廷,以图大业。一日,刘备、关羽和张飞这三位豪杰在涿县相遇,因志趣相投,决定结为兄弟,同心协力,共图大业。三人来到张飞家后面的桃园,焚香起誓:“刘备、关羽、张飞,虽然异姓,愿结为兄弟,共救困扶危,上报国家,下安黎庶;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。皇天后土,实鉴此心。背义忘恩,天下共戮!”誓毕,关羽和张飞拜刘备为兄,由张飞出资,在乡里招兵买马,打造兵器,组织起一支三百人的队伍,投奔幽州太守刘虞。后经多年征战,势力逐渐壮大,在中原地区成为能与曹操相抗衡的军事力量。


  一次,曹操亲率二十万大军分五路攻打徐州,与刘备的部队在小沛激战,刘备打了败仗,与张飞奔青州暂时投奔袁绍,关羽则保护刘备的两位夫人退守下邳。偌大一座徐州城,几经易手,再次落在曹操之手,曹操并不满足,知道下邳还在关羽手中,此时正为攻下邳与否犹豫不决。程昱看出曹操惜才的心思,沉吟道:“主公,臣有一计,或许可行。既然关羽是忠义之士,对待这样的人,不可力战,不如把他引入走投无路之地,再以忠义相诱。”曹操连连点头:“那就依你之计行事。”曹操来到下邳城下,派大将张辽去劝说关羽投降。


  关羽见张辽策马来到城下,大声喊道:“文远将军,你是来相斗还是相助?”当初吕布被诛,张辽身为吕布手下,差点被曹操所杀。幸亏关羽求情,张辽才保住了性命。关羽见他前来,不由感慨万千。张辽下马,从马腹下取出两个酒葫芦,笑着大声说:“都不是,在下特意来与云长兄共谋一醉!”关羽并不怀疑,接过葫芦饮口酒道:“真是好酒!”张辽意味深长地说:“这酒是曹丞相送给关将军的。云长兄,你的下邳城已被丞相围成铁桶一般。”关羽依然淡定地说:“那又怎样?只是不知我家兄长现在如何?”张辽说:“刘备早已大败,残余将士都已归降丞相。有人看见刘备单骑逃进深山,现在不知生死。”关羽显得有些垂头丧气,许久无言。张辽乘机再劝:“云长,也容我问你一句,依你现在的情况,丞相如果命令城下的五万精兵攻城,你能守得住这小小的下邳城吗?你能破围而出吗?”见关羽摇头,张辽追问:“那你准备怎么办呢?”关羽大义凛然地说:“唯一死矣!”张辽叹息一声说:“此时此刻,死是易事,活着才艰难。云长兄如果一死了之,则其罪有三!”关羽忠厚,确实不曾想过,吃惊地问:“哪三罪?”“第一罪,”张辽朗声说道:“你们刘、关、张三兄弟桃园结义,立誓同年同月同日死。如今,刘备虽然兵败却“你们刘、关、张三兄弟桃园结义,立誓同年同月同日死。如今,刘备虽然兵败却未知生死。将军试想,如果你兄长还活着而你却死去了,岂不有负当年誓约?”关羽长叹一声。张辽继续说:“第二罪,刘备将二位夫人托付给你,你自己快意一死,抛下二位夫人怎么办?”关羽沉默不语。张辽又说:“第三罪,你们三兄弟立志要匡扶汉室,可如今枭雄未除,天下未定,你就想一死了之。试问,你九泉之下如何见天子?如何见兄长?”关羽沉思片刻,痛苦地问:“既然我求死不能,那该如何?”张辽回答说:“将军莫急,听我说啊。你死,有三罪;生,还有三便。你现在是身陷重围,走投无路,不如暂时归降曹丞相,待将来打听到刘备下落,再投奔他不迟。如此,便是生有三便:第一,可保二位嫂夫人平安;第二,不负当年桃园之誓;第三,可留下英雄之身,匡扶大汉。”关羽沉思许久,面色凝重地说:“文远兄三罪三便之说,有道理。但我也有三约,如果曹丞相同意,我立刻解甲。如果丞相不同意,关某宁肯负三罪而死!第一,我只降汉帝,不降曹操;第二,请曹丞相善待两位嫂嫂;第三,关某一旦得知刘备下落,无论他在天涯海角,我都会立刻投他而去。以上三约,缺了任何一条,我万万不降!”张辽一怔,沉吟片刻答道:“云长稍候,容我回禀丞相。”


  回到山下,张辽一说关羽要降,曹操顿时放声大笑。至于关羽所说的“三约”,头两条曹操都点头答应,可对第三条,曹操非常不高兴,不住地摇头:“关羽心中只有刘备,我养他何用?”张辽劝道:“主公,末将想,刘备待关羽无非是厚恩而已,如果主公待关羽恩典更厚,那么时间一长,关羽必被主公感化。”


  曹操点点头,笑着说:“此话有理。天下人只知道曹某之威,不知道曹某的恩典更重于威严!这第三约,我也准了。”张辽不禁赞叹道:“主公英明!关羽最后典更重于威严!这第三约,我也准了。”张辽不禁赞叹道:“主公英明!关羽最后说,希望我军后退十里,然后他出城归降主公。”曹操立即发布命令:“传命退军十里,让关羽出城。”


  程昱这时上前劝道:“丞相,关羽他要降便降,丞相不可容他出城。如果关羽乘机脱逃,那可是龙入大海啊。”曹操摇头道:“关羽不会违诺!”


  曹军果然退出十里,等待关羽出城。曹操率领众文武伫立在关前等候。不多时,城门大开,关羽率军出城,大步走向曹操,近前深深一拱手:“末将关羽,拜见丞相!”曹操急忙上前相扶,朗声笑道:“云长快快请起!我得将军,胜过十万雄兵!”关羽再拜:“禀丞相,在下的归降三约,请丞相勿忘。日后,在下如果得知兄长下落,无论是天涯海角,也必定前去相会。”曹操一怔,随即爽朗地答应:“当然,当然!曹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云长放心吧。”


  曹操的大本营兖州,有一座名为武英阁的府邸。据说,曹操刚刚吞并兖州的时候就命人兴建,是专门为名将而设。张辽刚刚归降的时候,就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。而现在,偌大的武英阁,只住了一人,那就是关羽。


  关羽将刘备的家眷安置在府内正房,自己则找个偏房住下,每日里忧心忡忡,不知将来何去何从。曹操也不打扰,只是派了几个侍者,送些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,外加江南美女十名,关羽正眼都不瞧,吩咐送这十名美女侍奉刘备的夫人。


  紧接着,曹操三日一小宴、五日一大宴地款待关羽,金银绸缎更是赏赐不断。但关羽似乎对美食食之无味,对金银绸缎也毫无兴趣。一天,曹操见关羽的绿锦战袍旧了,派人按照他的身材做了一件赠送。关羽将新衣穿在里面,外面仍罩旧袍。曹操笑道:“云长是不是过于节俭了?”关羽说:“旧袍是我大哥所赠,我不能因为丞相给了新的就丢掉旧的。”曹操点头称赞,心里却不高兴。


  这天有侍者进来,手里端着炉子,上面放着一个大陶罐,正冒着热气,侍者恭敬地说:“丞相赏关将军的鹿肉……”关羽却冷冷地说:“端回去吧,我不饿,不想吃。”那侍者劝道:“这是半岁的小鹿肉,庖厨们用九种作料,以文火烹出来的。丞相说,鹿肉鲜美细嫩,将军不可不尝!丞相还让小的连炉子一块端来,怕半道上凉了!”关羽还是摆手推辞。就见门外又跑来一个侍者,手捧酒坛连声嚷嚷:“丞相说食肉断断不可无酒!此酒香醇清冽,正好用来佐食鹿肉。”说罢,二人摆好酒肉。关羽摆手让二人退下,看着桌上的酒肉,无心下咽。正在这时,门外又响起脚步声。关羽回头一看,只见张辽大步走入阁中,边走边拱手笑着对关羽说:“恭喜关将军了!”关羽只觉得纳闷,不冷不热地问道:“关某何喜之有?”张辽说:“丞相一餐之间,两次赠将军鹿肉、美酒,足见对你的器重!”张辽看那案上酒肉丝毫未动,心里已明白了七八分,于是收起笑容,故作不解地问:“关将军怎么啦?”关羽苦恼地说:“你说得不错,丞相待我确实不薄,关某自归降以来,丞相三日一小宴,五日一大宴,金银绸缎更是赏赐不断。而我身无尺寸之功,却有折腰之耻。因此,越是鲜肉美酒,我越是骨鲠在喉!”张辽安慰关羽说:“云长想得太多了,有道是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。来来,我俩共饮几杯。”张辽满脸堆笑地替关羽斟酒。关羽推辞不过,与张辽推杯换盏,见关羽已有些醉了,张辽这才起身告辞。离开武英阁,张辽匆匆去了相府,将所见所闻告知曹操,曹操感慨地说:“关羽真是个忠义之人啊!”


  第二天,曹操请关羽到校场相见。关羽不知何事,匆匆赶到校场,远远看见曹操正率众将在那里等候。关羽策马至前,下马拱手给曹操施礼:“关羽拜见丞相。”曹操板着脸说:“为何迟误啊?”关羽窘迫地说:“禀丞相,这匹乘骑过于瘦弱,马速迟缓,因此来迟了。请丞相恕罪!”曹操看看关羽那匹乘骑,果然是匹弱马,便笑道:“你驰骋沙场多年,怎么连一匹骏马都没有呢?”关羽回道:“原先的乘骑不堪再用,末将身体沉重,寻常战马只能乘骑几个月,就支撑不住了。”


  恰在这时,墙后响起一阵马的嘶鸣声,声震云霄,令关羽神情一振,众将也都寻声望去。不一会儿,只见曹丕牵上来一匹浑身火红、健壮无比的战马,那马蹄声铿锵,一路跑一路嘶吼,曹丕几乎都勒不住它。


  曹操笑问:“关羽,你认得此马么?”关羽眼前一亮,惊叹地说:“吕布的座骑赤兔马!”曹操道: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!现在,吕布已不在人间,赤兔仍在等候它的英雄。此马是为勇将准备的!关羽听令:自今日起,此马就是你关将军的座骑了!”关羽大吃一惊:“丞相,这……当真?”曹操道:“本相岂有戏言?”


  关羽说:“谢丞相大恩!”曹操笑道:“关羽,我曾送你那么多金银美女,也没见你这么欢喜啊?”关羽激动道:“赤兔马日行千里,末将有了它,一旦得知兄长下落,一日间便可相会了!”众将都面面相觑,不敢吱声,曹操尴尬地笑笑,说:“……将军的忠肝义胆,古今罕见。你且去吧。”关羽牵马离去。见关羽离去,众将顿时怒火万丈,有人怨道:“丞相待关羽有天高地厚之恩,关羽竟还惦记着刘备!今日若不杀掉这个负心之人,日后肯定是我们的大敌!”曹操沉默良久,摇头道:“关羽之忠义,堪为众将楷模!你等不要再说了!”


  “关羽之忠义,堪为众将楷模!你等不要再说了!”


  是夜,张辽沉着脸来到武英阁,关羽一见,便知他有话要说,备下薄酒,二人相对夜饮。直到酒过三巡,张辽才放下酒杯沉声道:“云长兄,那匹赤兔马,丞相连自己的儿子都舍不得给,却送给了你!当时,各位将军真是又羡慕又妒忌!你要知道,他们好些人出生入死,追随丞相多年,可都没有得到这种恩宠。”关羽道:“丞相的恩情,令关某心碎……”“可是你!竟然说什么‘一旦得知兄长下落,一日间便可相会’!这话多伤丞相的心呀!要知道,当时有将军都想杀你,可是丞相还劝他们学习你的忠义呢。”


  关羽心里确实也过意不去,哽咽着说:“丞相的厚恩,关某即使粉身碎骨,也一定要报答他!”张辽道:“云长兄,容我问一句话,你必须如实相告。如果刘备命丧九泉了,你会归顺丞相吗?”关羽沉默许久,道:“如果兄长命丧九泉,我会奔赴九泉之下,与兄长相会……”听见此话,张辽目瞪口呆。


  再说刘备,与入住武英阁的关羽比起来,袁绍对刘备的礼遇就差了许多。他被安排在冀州客馆,什么金银细软、美酒美食一概没有,自己既做侍者,又当仆人,难免郁郁寡欢。一天,袁绍碰见刘备,就顺便问他:“玄德,你听说曹军发生了恶疾没有,不少军士、战马纷纷倒毙,有人劝我战而取胜,有人力劝不战而胜。你非我部下,置身局外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
  刘备一叹:“在下承明公厚恩,客居帐下,本不该多言……明公自发布讨贼檄文以来,天下苍生莫不翘首相望。可是半年来,劳师无功,这些都有利曹贼而不利于明公啊……眼下,明公与曹操相比,本来占绝对上风,可明公如果不战而退,曹操就会宣称他大获全胜了,说他奉天子之诏,率王者之师战胜了逆贼。对此,天下苍生,特别是在主公与曹操之间摇摆不定的各地诸侯,他们会怎么想?他们会倒向谁?明公,朝廷现在事实上是曹操掌控着,不在明公手里啊!”刘备见袁绍犹豫不决,激动地说:“这么说吧,在下如果有明公三分之一的兵马,早就进军了!”袁绍大叫一声:“田丰误我!我即刻进军!”袁绍出兵,颜良威猛,曹军初战不利。关羽知晓后,心中暗自高兴,心想总算有机会离开曹操去寻找兄长了。


  一天,一军校策马驰至武英阁前,翻身下马,单膝跪于门前:“丞相急召关将军帐下议事,请将军速往!”关羽也正想去找曹操,便急急上马。赤兔马日行千里,不到半天工夫便到了曹军大营。关羽策马到曹操的伞盖前,下马拜道:“末将关羽,奉命前来!”曹操看关羽这次招之即来,高兴地指着山下说:“关将军,你看看袁绍的军阵,何等雄壮!”


  山下,袁军甲士们伴随鼓声,整齐地以剑击盾,声声铿锵。关羽向山下瞟了一眼,豪迈地说:“禀丞相,在我眼里,不过是一堆破砖烂瓦!”曹操手指山下军阵中的颜良道:“那人就是袁绍的前军主将颜良!此人斩我数将,武艺不在吕布之下。”关羽不以为然地说:“在我眼里,颜良正在插标卖首!”曹操故作惊讶地问:“关将军,你是在说大话吧?”关羽镇定地说:“丞相,关某立刻取他的首级!”


  曹操严肃地说:“军中无戏言啊!如你战他不下,该如何?”关羽坚定地说:“那就请丞相取我首级!”曹操高声道:“斟酒来!”军士正要斟酒,关羽已经飞身上马,背冲曹操大声喊:丞相莫急,待我取了那颜良首级,再喝此酒不迟
。说着倒提青龙刀直扑山下。颜良见一将驰来,高声喝问:“你是何人?本将不杀无名之辈……”话音未落,关羽已经飞至面前,挥臂一刀,将颜良斩于马下。顿时,袁军阵脚大乱。与此同时,数万曹军将士朝袁军冲杀而去,顷刻之间,颜良所部便被杀得落花流水,横尸遍野。


  旗盖之下,袁绍威风凛凛地率军前行,身为牧马役的田丰徒步为袁绍牵马。刘备策骑随行于侧。忽然,前方烟尘大起,许多败兵仓皇而退。袁绍厉声喝问:“颜良将军何在?”一军士慌忙叩报:“禀主公,颜将军被关羽劈落马下,曹军趁势冲杀过来了……”刘备一听,面如土色。袁绍更是大吃一惊:“你如何知道那人就是关羽?”军士道:“末将看得清清楚楚,那将赤面长须,使一口青龙大刀。”


  袁绍回头望着刘备,愤怒地质问:“刘备!我待你不薄,你为何暗通曹操,指使关羽杀我大将?来人,立刻把刘备斩首,为颜良复仇!”侍卫们立刻围住刘备。刘备大惊,慌忙下马叩拜:“明公息怒!我与曹操有不共戴天之仇,自从徐州之战以后,我从未见过云长,更不知其生死下落。明公怎能因那将军相貌类似关羽,就断定我刘备暗通曹操呢?敢请明公明察!”袁绍犹豫道:“说的也是……我险些错杀无辜。”文丑大步奔出,悲愤地说:“主公,颜良与我亲如兄弟,我非斩杀那个长须贼将不可,为颜良复仇!”袁绍大喜:“好!今日天色已晚,明天正午你率五万精兵迎击曹军,我会亲自到阵,为你助战,观你取胜!”


  第二天正午,文丑率军直达曹军营前。袁军刚打了败仗,文丑不敢大意,他认真排开战阵,命十余个精壮军士擂动巨大的战鼓,造出隆重声势。文丑自己立马横枪,独立阵前,朝曹操的军阵吼道:“那个赤面长须者何在?快快出来受死!”


  曹操军阵后方的一座高坡上,袁绍身披金甲,与刘备共同观阵。袁绍对刘备炫耀道:“玄德,文丑是我上将,万夫不敌。去年剿公孙瓒时,他一人独斗七员战将,斩其三,伤其四,自己却毫发未损!”刘备点头赞叹:“明公有文将军这样的猛将,何愁破不了曹军。”话音刚落,山下的战鼓声如奔雷,大战在即。许攸手指山下道:“主公你看,曹军有两将出战了,一是张辽,一是徐晃。”刘备低声说:“明公,这两人都是曹操的勇将……”


  袁绍凝神观看,只见张辽、徐晃冲向文丑,文丑大喝一声,挥舞双刀上前迎战,三员悍将斗作一团……突然,阵外响起一声大吼:“张辽、徐晃请退,看我武艺如何!”三人收回兵器,回首望去,只见关羽驰马挥刀前来。文丑大喝:“你就是杀颜良的贼将么?”见关羽颔首沉目,文丑长吼一声,挥刀直扑关羽。两人刀锋相击,迸出一阵火星。张辽在旁叫道:“将军当心,此人会飞刀伤人!”话音刚落,文丑已掷出手中长刀,关羽闪身躲过,趁势挥刀砍下,文丑惨叫一声,摔落马下……


  袁军大乱败退,刘备却已呆如木鸡!等回转营寨后,袁绍怒喝道:“刘备何在?”刀斧手将刘备推入大帐,按其跪地。“刘备,你还有何话可说?我看得清清楚楚,正是你二弟关羽斩杀了文丑。你暗通曹操,心术险恶!把刘备推出去砍了!”袁绍怒喝道。刘备深深一叩:“明公,请容我说一句话再死。”


  袁绍愤恨地说:“你还有何话说?”刘备颤声说:“曹操素来忌恨刘备,他知道刘备在明公这里,所以他故意使关羽出战,以借明公之手杀我。请明公明察啊。”袁绍怒道:“曹操的用心不干我事,我只要用你的头颅为颜良、文丑祭灵!”刘备仍挣扎着说:“可二弟关羽必不知道我在明公这里,他如果知道,断然不会斩杀明公爱将,陷我于死地。”袁绍一听,愣住了。刘备见机赶紧道:“请问明公,关羽的武艺,比颜良、文丑如何?”袁绍一叹:“颜良、文丑怎能与关羽相比。”刘备高声道:“我受明公厚恩,久思回报。现在,我想写封密信,招回关羽,与我一起共同辅佐明公,如何?”袁绍转怒为喜:“真的?我如果得到关羽,那可胜过颜良、文丑十倍!”


  深夜,兖州城内,有人悄悄敲着武英阁的大门。孙干披衣起身过去隔门斥问:“何人?”敲门人说:“请禀报关将军,故人来访。”这时,关羽已从房内出来,示意孙干开门。门刚开了一条缝,那人就挤了进来,朝关羽拱手行礼:“拜见关将军……”关羽和孙干看清来人,同时惊叫:“糜芳?”进到内室,三人不胜唏嘘。糜芳赶紧拿出刘备的书信,交与关羽。关羽急急阅读:“云长如晤。我三兄弟桃园结义,誓同生死。如今贤弟却为何助贼为逆?贤弟如要取功名富贵,愚兄愿自献首级相助。书不尽言,死待来命!”


  关羽一阵摇晃,捧着信跪地哽咽:“兄长活着啊!活着啊!”糜芳也不顾关羽如此激动,冷冷地说:“你斩杀了袁绍的爱将颜良和文丑,主公险些被你害死!”关羽一怔,哭着说:“关某生于天地间,素来以忠义为本,我哪知兄长竟在袁绍那里……糜芳,请禀告兄长,就说我明日即告辞曹丞相,携带二位嫂夫人,前去与他相会!”


  “曹操会放你走吗?”糜芳担心地问。关羽沉默片刻,给糜芳说起了当初降曹的缘由:“先前我顺曹时,就与他订有三约,最重要的一约便是:一旦得知兄长下落,无论是天涯海角,我也即去相会!”糜芳高兴地说:“原来如此。我连夜返回冀州,禀报主公。”


  第二天,关羽一早赶往相府辞行,不料相府禁卫森严,门楣高悬一牌,上书“回避”二字。关羽下马,步至阶前一揖:“请禀报丞相,关羽求见。”甲士首领指指回避牌:“丞相有要事,不见任何人,将军请回吧。”关羽无奈回转,走到半途,忽然掉转马头,向张辽的府邸驰去。未想张辽府前军士给他的回应,与相府如出一辙:“张将军卧病,谢绝来访,请关将军见谅。”关羽怔愣片刻,只好先回武英阁。


  孙干迎上来问道:“怎么样了,将军?”关羽说:“他们都不肯见我,显然是不愿意放我走!”孙干焦急地问:“那将军准备怎么办?”关羽想了想说:“我只好给丞相写一封信,留在这里。以此权作告辞。你立刻令人收拾行装,侍候二位嫂夫人上车。记着,凡是丞相赠送的金银玉器、奴仆侍女,一概不准带走!”


  行装收拾停当。孙干找来一辆驿车,让二位夫人坐了,自己则坐在车前充当马夫。关羽最后走出内室,他将那颗汉寿亭侯的大印郑重地高悬于梁下,朝大印深深一揖,沉重地说:“丞相恕罪,关羽告辞了!”


  得知关羽离去的消息,曹操先是一怔,尔后跌坐长叹:“关羽离我而去了……”还未从愣怔中清醒过来,一军士手握关羽留下的信笺,匆匆入室禀报:“禀丞相,关羽把朝廷赐给他汉寿亭侯大印悬挂在梁上,把丞相赠送的金银玉器、侍女仆役全部留在客馆,并留下此信。”


  曹操慨叹道:“财富不能动其心,爵禄不能改其志,生死不能阻其行。对这样的义士,别说我曹操,天奈其何?”程昱谏道:“主公,关羽此去,必投袁绍。这的义士,别说我曹操,天奈其何?”程昱谏道:“主公,关羽此去,必投袁绍。这样一来,袁绍可就如虎添翼了。请丞相赶紧派悍将铁骑追杀,以除后患!”


  蔡阳乘机请缨:“丞相,末将请兵三千,定砍下关羽首级,献于丞相!”曹操犹豫片刻,最终还是摇摇头说:“蔡阳,你虽然骁勇,只怕未必杀得了关羽。事到如今,我们与其后悔叹恨,不如再赐关羽一道恩典。程昱啊,随我出城相送。”


  关羽护卫着驿车,正行到三岔口。后面忽然响起呼喊声:“云长慢行,云长慢行!”关羽驻马回身,见张辽策马赶来,道:“文远莫不是来追我回去的?”张辽笑着说:“我不是来追你回去的。云长啊,丞相得知你要远行,亲自出城相送。”


  关羽举首远望,果然看见曹操率领十多个战将而来。关羽立刻横刀立于路口,护住车驾。曹操令众将驻马,单骑上前笑道:“关羽啊,何必这么急着走啊?就连喝我一杯送行酒都等不及么?”关羽在马上道:“禀丞相,在下先前与丞相有约,一旦得知兄长下落,无论天涯海角都立刻前去相会。现在,我已经知道兄长下落了,因此匆匆前往,请丞相恕罪!”


  曹操一笑:“我既与你有约,岂能失信!此去冀州足有八百多里,我特来送你一些路资,供你路上使用。此外,再送你一件锦袍,供你遮凉御寒。”一军士捧着银盘走上来,盘中有黄金数锭、锦袍一件。关羽十分感动,但又不得不有所警觉,犹豫片刻,倒持长刀,以刀柄挑过锦袍,披于身上,辞别道:“丞相……恕关羽不能下马叩谢了!就此告辞!”


  关羽信守当年桃园三结义的誓言,手持青龙刀,骑坐赤兔马,奔赴刘备。

相关名人故事:关羽 刘备 曹操 张辽
您可能会对这里的名人故事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