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小故事 - 名人故事作文素材参考!

分享到:

现代发型之父沙宣的故事

分类:名人创业故事 人气: 标签:维达·沙宣 关南施

    1963年沙宣一刀剪去关南施1.2米的长发,为她所创造的“波波头”以惊人的速度风靡全世界。“波波头”暗合了时代精神的节拍,沙宣让它重新变得炙手可热,成为流传至今的经典。

  2012年5月10日,被誉为“现代发型之父”的维达·沙宣因血癌在洛杉矶病逝,享年84岁。一提到沙宣,国人大多会联想到同名品牌的洗发水。1997年沙宣进入中国,在一票充斥着长发美女的洗发水广告中,沙宣模特们甩动着短发的轻盈与洒脱,显得独树一帜。这正印证了沙宣品牌创始人维达·沙宣终生追求的头发美学:简洁、雕塑感、富有创意。这位时尚剪刀手用一把剪刀改变了世界,开创了一个时代头发上的革命,有人形容他是“手拿剪刀的莎士比亚”。

  在孤儿院住了八年

  1928年1月17日,维达·沙宣出生在英国伦敦东区一个贫穷的犹太家庭。很小的时候,父亲就抛妻弃子不知所踪。五岁那年,母亲实在无力抚养他和弟弟,便把他俩送进了孤儿院——沙宣在那里一住就是八年!

  因为犹太人的身份,沙宣屡屡被伙伴们歧视。直到母亲改嫁,才得以把他和弟弟接出来。继父人很好,对沙宣兄弟俩关怀备至。十四岁那年,母亲的一个梦改变了沙宣的人生轨迹。母亲梦见沙宣一夜之间长大成人,拿着剪刀为陌生人剪发。醒来后,她回味良久,觉得“有一门手艺也不错”,不久沙宣就辍学了,被送到伦敦东区一个理发师那里当学徒。成名后的沙宣曾半开玩笑地回忆:“母亲强迫我成了洗头童,天知道我那时的梦想是去切尔西踢足球,或者成为一名建筑师。”

  沙宣并不是一开始就出类拔萃,最初他只负责调配染发剂,和漂白粉、过氧化氢、氨水打交道。但他是理发店里最勤奋的学生。当时伦敦西区还有不少法国、意大利的美发学校,他每周都抽出两三个晚上去那些学校听课,“美发行业最有意思的事,就是利用别人的灵感,创造属于自己的新作品。”为了去掉自己的一口伦敦土腔,他还去上表演课,甚至参加了演讲艺术课。

  反法西斯的战士

  平静的生活在1945年末画上句号。当时二战已近尾声,但纳粹余孽仍苟延残喘。在英国,出现了以奥斯瓦德·莫斯利爵士为首的右翼法西斯分子,成立了英国法西斯联盟。莫斯利是希特勒的狂热崇拜者,曾被BBC历史杂志评为“二十世纪英国十大恶人”之一。他鼓动联盟成员们在伦敦大街小巷传播反犹言论。沙宣的母亲在这年竟被莫斯利的一名心腹杀害。

  突发的惨剧击碎了少年的心。为了给母亲报仇,沙宣在次年便加入了一个由前犹太军人发起的反纳粹组织——第43集团。“那年我还不满十八岁,集团成员大多是曾在军队中服役的士兵,他们平均比我大五六岁,许多人还得过军功章。而我,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。”“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清晨,我遍体鳞伤、浑身脏兮兮地走进发廊,一位顾客对我惊呼:‘你的脸怎么了?’我回话,‘没事,夫人,我不小心被发夹绊倒了。’”事实上就在前一天晚上,沙宣刚和第43集团的成员携刀与莫斯利的支持者们进行了一场恶斗。1948年,沙宣还参加过第一次中东战争,作为以色列的军人为独立而战。沙宣形容与同胞并肩作战的时光,是“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”。

  沙宣短发解放了女性

  1950年22岁的沙宣从前线归来,开始认真考虑未来何去何从。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当时的传奇发型师雷蒙德,从此竭尽所能地学会了“一把剪刀能干的所有事情”。精湛的手艺、亲和的魅力及敬业精神,让他渐渐声名大噪。人们为了在朋友面前炫耀一句“在沙宣那儿剪的头发”,宁愿付出一个上午的宝贵时间来排队等待。

  自立门户的想法顺理成章地产生了。继父在这时伸来援手,为他提供了1400英镑作为本钱。1954年,沙宣位于伦敦新邦德街108号的第一间发廊开业。上世纪50年代,高耸蓬松的发髻样式俨然是一种时尚。当时女士打理头发,要利用坚固底盘撑托,并用大量的发胶固定,往往耗费几个小时才能完成,即便是上床睡觉也要戴着卷发夹子来造型。沙宣则秉持“少即是多”的理念,他提倡单用剪刀和梳子来创造发型。他摸索出一套根据个人特有的头骨结构,找出其适宜的几何形状的理念来指导剪发,创造了自成一派的“造型剪”技巧。

  1963年,发明了“迷你裙”的时尚教母玛丽·昆特,邀请沙宣为她和模特儿设计全新发型,要求既不能掩盖服装优点,又要设计独特、充满时代感。沙宣根据模特的不同轮廓,设计出造型简单但十分别致的各种短发,一时轰动了时装界和传媒。沙宣把剪发完全看作是一种艺术创作。他喜爱建筑艺术,尤其偏爱追求充满创意的现代主义风格的包豪斯建筑,声称自己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、西格拉姆大厦等著名建筑中都汲取过灵感。

  沙宣非常严格地管理美发沙龙,一旦发现员工的鞋子不够锃亮发光,就会命令他们回家。一次因为说服不了顾客,他气得把剪刀朝空中扔了上去,结果剪刀牢牢嵌入了天花板。

  从最初“对于发型该是什么样子”,到技术的磨炼完善,时间长达九年。沙宣最终得出了自己成熟的新理念:“洗过就好”——完全靠地球重力来保持漂亮的廓型,且不会在一次洗发后便消于无形。“我解放了女性。她们不再需要一周上三次发廊。只要每个月来一次就够了。”更重要的一点是,沙宣的剪刀,同时解放了女人的精神,不仅省去了不菲的花费,方便省时的精练短发也让她们在职场上更具竞争力。这契合了那个时代女性追求独立自主的精神。

  缔造波波头不老的传奇

  回顾沙宣四十多年的美发生涯,波波头大概是他最为人所知的经典之作。但他并非某些媒体所称“发明”了波波头,而是重新“发现”了它。“波波头”这种发型风尚,自1909年诞生已有百年芳龄。理发师最初的灵感来自于历史上圣女贞德的形象,将女孩的头发剪成男孩式样的齐耳短发。这个发型一问世,就被定义为“惊世骇俗”。一是让人性别难辨,“有失体统”;另外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诱惑和犯罪:在一些地方的古老风俗中,女子在犯通奸罪后,才会被剃成短发作为羞辱。上世纪20年代,女性因为剪了“波波头”要被开除,甚至被丈夫要求离婚,都是见怪不怪的。

  尽管备受争议,但这一发型还是以一种奇怪的力量俘获了众多女性追随者。上世纪20年代的“波波头”,俨然成为摩登靡丽的“爵士乐时代”的一个标志。一个短句变得十分流行:“Bob(剪短)your hair”。“波波头”正是因此而得名。有人描述,当时纽约的理发店,每天都有近两千个女士排着长队希望剪成这个发型。1929年经济大萧条袭来,歌舞升平的爵士乐时代结束,“波波头”也随之淡出视线。此后几十年中,这款发型一直处于平淡的寂寞之中。直到60年代,对短发极有造诣的沙宣,重新将它变得炙手可热。

  因主演《苏丝黄的世界》而在好莱坞一举成名的华裔女演员关南施,被誉为“东方的碧姬·芭铎”。1963年的一天,她带着1.2米的长发走进了沙宣的沙龙——这无疑是个极具挑战的任务。沙宣一刀剪去了她的长发,设计出了极其适合她的流线型的“波波头”。凭借一种艺术家的直觉,沙宣预感将要发生不寻常的事,他叫来顶级摄影师特伦斯·丹洛梵,将剪完头发的关南施径直带往丹洛梵的工作室,拍下一组照片送往英国版《Vogue》杂志。《Vogue》决定采用这组照片,甫一登出,这款又名“南施头”的“波波头”,便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风靡全世界,沙宣的名字也因此家喻户晓。

  1964年沙宣首创五点定位剪法,创作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几何等级剪法和多层次“波波头”。沙宣的盛名还扩散至电影圈。1965年,大导演罗曼·波兰斯基的《冷血惊魂》一片,便是在沙宣伦敦的美发沙龙里拍的,凯瑟琳·德纳芙是该片主演。1968年,沙宣又应波兰斯基之邀制造了一个轰动事件:为《火婴记》中的女星米亚·法罗设计了又一个脍炙人口的“波波头”,收费高达5000美元!“这是维达·沙宣发型!”法罗在这部电影里对一个角色说,“它可是非常时髦的。”

  连伊丽莎白·泰勒也被打动了,一次在机场转机时特别把沙宣请去,给他一把梳子,说:“你很懂头发。”要知道,泰勒的一贯发型可是沙宣风格的反面。甚至这股风潮还波及到了男性,蜚声全球的“甲壳虫”乐队,五个小伙子都顶着“波波头”高唱摇滚……“波波头”所代表的反叛不羁的内在精神,暗合了整个时代的节拍。至今在“时尚女魔头”的原型安娜·温图尔(美国版《Vogue》主编)、贝嫂维多利亚·贝克汉姆,乃至奥巴马的妻子米歇尔身上,都可觅得各种“波波头”的踪迹。

  开创沙宣品牌的财富故事

  生活在明星俱乐部里的沙宣却不喜欢混小圈子,他热衷于把自己的声名推向全球。在上世纪80年代,他开设过自己的电视节目“你崭新的一天(Your New Day)”。

  凭借和头发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经验,沙宣开始自行主持研发产品,1973年首次推出二合一香波,并创造了以“沙宣”命名的产品线,生产香波、护发素和各类美发产品。沙宣开始环游世界,用数不清的发型发布来推广他的理念,推销他的美发系列产品。他是美发商业化的先驱。如今全球美发行业的规模已高达410亿美元。沙宣1983年将产品线卖给理查森·维克斯公司,当时年销售额已超过1亿美元。1985年,维克斯公司又被宝洁公司收购。有人评价沙宣:“这个人完全改变了我们的行业。”

  不久,沙宣发廊也由他的前同事买下,沙宣本人就此“息剪”,不再直接参与经营。他由此寻找一些新的事业机会:早在1969年,他就在英国开办了自己的美发学院,沙宣将更多精力放在了对美发学院推广上,并开创了美发教育机构的全球连锁。如今大部分的发型师都可算是半个沙宣门徒。沙宣还很看好中国,在上海新天地和红坊相继开设的沙宣美发研修学院,是在亚洲仅设的两家学院。至今沙宣美发机构仍以高级时装发布会的节奏,每年两季度发布最新的沙宣时尚发型……

  沙宣共结过四次婚,2002年他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女儿凯蒂亚,因服药过量死亡,年仅33岁。沙宣后来坦言:“我用一贯的方法忘记这件事,那就是埋头工作。”2010年沙宣被诊断出患上血癌,但他和第四任妻子犹妮拒绝向媒体透露。他一边接受治疗,一边打理业务,工作量“足以令年纪比他小一半的男子精疲力竭”。他对医生说:“我不能死,我的电影和书刚要发行。”2010年5月,一部历时三年打造的传记片《沙宣魔法师》在美国翠贝卡电影节上映,为世人呈现了一代发艺大师的传奇人生。

  年轻时,沙宣也度过了不少荒唐的时光。在“摇摆的60年代”,一些女顾客会特意预约每天的最后一档时间——做完头发后,她们还想跟着沙宣回家。他会轻易“就范”吗?“要是我喜欢她就会。”沙宣还一向爱美,打扮堪称明星级的时尚。有人想拍他的传记电影,他说:“让裘德·洛来演我——他是英国人,而且非常时髦。”沙宣还是一位鲜为人知的瑜伽高手。2006年接受采访时,他承认每天都有一位理疗师帮助他锻炼双臂线条,当时他已78岁了。唯一不变的是,他爱了英国切尔西球队70年。

  大概从1975年开始,沙宣已三十多年不曾执剪,风头却丝毫不减当年,他所创造的那些简洁发型,是时尚轮回中不断回潮的经典。沙宣所引领的头发上的美学革命,让人认识到一成不变的刻板是可以被打破的,而突破常规后所探寻到的世界是那么新鲜开阔。

阅读了此名人故事的人,也阅读了以下文章: